《金瓶梅》性描写新论

金瓶梅解读评论阅读模式

《金瓶梅》把富有文化意味的人的性行为还原为仅仅是生命本能的原始欲望,并不是为了粗俗地、一无遮掩地展览那些丑陋的性生活,暴露西门庆们性放纵的肮脏与畸形场面,只是《金瓶梅》极为次要的目的。《金瓶梅》更宏大而深邃的意图,是想把人、人性的悲剧,作为一种生命的悲剧来加以透视,从而使《金瓶梅》具有超越个体悲剧的整体生命悲剧意义。从这个角度反过来看,我们便会发现,《金瓶梅》的性,具有了一些永恒性的生命话题。

这样,生命的灾难就显得不可避免。欲既然与人的生命本质原生,人的生存既然无法剔除生命的本能,那么,生之结局,就只能是一场灾难。而这种灾难,又是无法为人的意志所决定的。文章源自金瓶梅网www.jinpm.cn金瓶梅网-http://www.jinpm.cn/31334.html

潘金莲是个“一夜没汉子也不成”的淫妇,她除了变尽花招与西门庆纵淫外,还时时勾引其他男人,以填难忍的欲壑。西门庆一外出,她就急不可耐地引诱仆人琴童,以致酿成西门大宅内一场变故。在西门庆眼皮底下,她同时还跟女婿陈经济勾勾搭搭,待西门庆一死,甚至与陈经济养出小孩。《金瓶梅》通过潘金莲这些性放纵场面的描写,突出地揭示了“欲无穷”这样一个命题。正因为人的欲望无限,欲带来的罪与孽也就是注定的了,而最终等待人的,就只能是毁灭。《金瓶梅》从生命存在的本真,反窥出了人生的灾难,把生存与毁灭这一对生命本体中的矛盾,统一于“性”这个关节点上。文章源自金瓶梅网www.jinpm.cn金瓶梅网-http://www.jinpm.cn/31334.html

这样,我们才会明白,《金瓶梅》那些绘影绘声的性场面背后,为什么潜藏着那么阴冷可怖的死亡气息,性在成为生命与人性恶的寓言的同时,也成为死亡与毁灭的寓言。诚如《金瓶梅》开卷所强调的:“二八佳人体似酥,腰间仗剑斩愚夫。虽然不见人头落,暗里教君骨髓枯。”我们不能仅仅把《金瓶梅》的这一观念,看成是古代小说经常出现的有关女色害人的愚腐说教,认为这种建立于对“色”的恐惧之上的戒淫思想,只不过是封建社会落后的道德训鉴。不,《金瓶梅》不完全是这样。《金瓶梅》虽然亦有道德说教的成份,但它关于色与死的关系,基本上是建立在其对生命本质的认识之上的,建立于人性和社会的认识之上的,具有更宏大的生命哲学的思辩精神。文章源自金瓶梅网www.jinpm.cn金瓶梅网-http://www.jinpm.cn/31334.html

这种思想更直接而形象的例子,是七十八回西门庆与林太太通奸的一段描写,《金瓶梅》引了一首曲词,干脆把西门庆与林太太的交媾直接化为一场你死我活的“战争”:文章源自金瓶梅网www.jinpm.cn金瓶梅网-http://www.jinpm.cn/31334.html

迷魂阵摆,摄魄旗开。迷魂阵上,闪出一员酒金刚,色魔王能争惯战;摄魂旗下,拥一个粉骷髅,花狐狸百媚千娇。……文章源自金瓶梅网www.jinpm.cn金瓶梅网-http://www.jinpm.cn/31334.html

这里,性交成了生命的自我戕残,那种巨大的生死交融的意识,比《红楼梦》里“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,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”的家族兴亡的哀叹,更让人感触到生命本体的悲剧。而对《金瓶梅》故事情节本身发展来说,这一段描写亦是点睛之笔。它直接强化了七十九回西门庆脱阳而死的情节,使之具有生命毁灭的潜在震撼力。文章源自金瓶梅网www.jinpm.cn金瓶梅网-http://www.jinpm.cn/31334.html

我们说,《金瓶梅》作者关于生命灾难的思辩,在那个时代无疑是最深刻的。然而,作为生命悲剧意识观照下的《金瓶梅》,尤为引人注目的,当还是它从中体现出的生命大悲悯情境,这才是《金瓶梅》作为文学达到的更高的精神境界。文章源自金瓶梅网www.jinpm.cn金瓶梅网-http://www.jinpm.cn/31334.html

《金瓶梅》中的几个主要女性,其突出特点便是都具有极旺盛的性欲,但各人“性”的内涵各有不同。潘金莲的性欲似乎全是一种自我感官的享乐与满足,然更大程度上又是占有男人的据有欲和战胜欲;李瓶儿的“性”融有情的成份,在她身上,欲与痴是一体的。但她的痴亦建筑在性满足的基础上,因为西门庆是“医奴的药一般”,所以李瓶儿才那么死心踏地恋着西门庆;王六儿可说是纯为了钱财,为了“货”才出卖自己的色;而宋惠莲、如意儿等等,地位的变化和西门庆小恩小惠的诱惑无疑是激发其淫性的本源。最令人注目的当数王招宣府的林太太,她似乎什么也不为,只为着她的赤裸裸的肉欲。《金瓶梅》写了这么多形形色色的性,除了暴露人自身的弱点这一意图外,更重要的,是表现出了作者对人,对生命存在本身的恐惧和悲悯。这是一种多么可怜、多么愚蠢的生物!它在享乐的同时走向了毁灭,它在表现生命本真的活力的同时戕杀着自我的存在。生就是这样的悲剧!即使有情若李瓶儿,即使门第高贵如林太太,生命本体那种巨大的内驱力,仍不可避免地把人导向罪恶与毁灭之渊。文章源自金瓶梅网www.jinpm.cn金瓶梅网-http://www.jinpm.cn/31334.html

我们说,《金瓶梅》是先由社会之恶指向人性之恶的,而后由人性之恶到生命之恶,再到用生命哲学反窥社会人生,最终体现出对整个生命的悲悯情绪。《金瓶梅》的绝望感可谓登峰造极。它不但否认了社会,否认了人,而且否认了生命。所以,难怪《金瓶梅》的结局只好让孝哥出家,除了佛家这所走向生命寂灭的精神殿堂外,尘世还有哪里才能容纳这些盲目的生命呢?文章源自金瓶梅网www.jinpm.cn金瓶梅网-http://www.jinpm.cn/31334.html

有人说《金瓶梅》是“愤书”,⑩确实,象《金瓶梅》这样激烈、彻底地否定一个时代,一种人生,甚至推而广之到历史、人类、生命的愤世之作,实在是少见的,它无疑只有在极端黑暗,临近大毁灭的时代里,才有可能产生。文章源自金瓶梅网www.jinpm.cn金瓶梅网-http://www.jinpm.cn/31334.html

所以,我们很难指摘《金瓶梅》的性描写象动物交配一样粗俗与野蛮,大多数人在《金瓶梅》里只配称作肮脏的生命,而最能表现这种肮脏本身的性,又能美观、雅致到哪里去呢?——当然,这并不能成为我们肯定或赞美《金瓶梅》露骨的色情描写的理由,我们只能说,有些局限是无法超越的。即使是《金瓶梅》最深刻地表现出的对社会、人性乃至生命与历史的批判精神,在今天看来,亦是唯心而形而上学的。它的人性恶、人欲恶及由此引发的性的灾难与罪孽,自然也是抽象、偏颇的。这些不足已为人所共知的事实,这里就不再赘述。

 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确定